当前位置:主页 > U生活妝 >Hydis关厂案 又见集游法滥诉韩国工人出庭作证声援者非首谋 >

Hydis关厂案 又见集游法滥诉韩国工人出庭作证声援者非首谋

永丰余旗下子公司元太科技在韩投资关厂,导致面板厂Hydis工人数度跨海来台抗争,过程中甚至发生有工人自杀事件,整起抗争至今已超过一年,劳资双方仍未取得共识,但工人在台抗争期间的声援者却先面临遭到检警侦办起诉。去年(2015)6月,Hydis工人孔志荣与韩国全国金属工会京畿道支部副部长严美野,两人在总统府前拉布条陈情,呼吁何寿川(永丰余总裁、时任国策顾问)出面与劳工协商,后续两人连同台湾声援者皆遭警方驱离,其中全国关厂连线成员卢其宏遭检方以《集会游行法》第29条「首谋」起诉,今日(5/27)开庭,工人孔志荣也出庭作证,声明卢其宏无罪。

Hydis关厂案 又见集游法滥诉韩国工人出庭作证声援者非首谋

韩国工人作证声援者非首谋

孔志荣出庭作证前表示,卢其宏只是不愿对被不当解雇的劳工视而不见,所以挺身而出,却被司法追诉,「感到很心痛」,孔志荣呼吁司法以公正合理跟正义之名,还给卢其宏公道。在法庭上,孔志荣回应检察官诘问时,也强调在台抗争期间是由Hydis支会会长带领,行动前并不认识卢其宏。台湾声援Hydis工人连线成员颜思妤表示,去年6月3日Hydis工人在总统府前陈情当天,警方先是粗暴清场,后续又要找一个韩国工人以外的台湾人做替死鬼,才用《集游法》首谋起诉卢其宏。

集游恶法修法联盟成员林柏仪表示,韩国工人来台目的是希望跟台商永丰余平等协商,但资方数月都不予理会,工人才被迫四处寻找总裁何寿川。林柏仪还原抗争当天状况,由于何寿川是时任国策顾问,韩国工人于是到总统府陈情,希望问题获得解决,「总统府却只愿接见台湾声援者,不见韩国工人」,在不满差别待遇的情况下,工人在总统府外集会,却遭警方强制驱离。

「韩国工人在台抗争,戳破了台湾对劳工抗争有保障的谎言。」林柏仪痛批,检警的作为,让国家最高权力机关——总统府无须面对人民的质疑、问责,可逕自使用《集游法》或《社会秩序维护法》驱离人民。

林柏仪表示,司法机关不该作为当权者爪牙,打压冒着辛苦代价才得以陈情的工人。无论是现行《集游法》当中有关「禁制区」、「警察命令解散」的规定,以及最近可能新修通过的「安全距离」、「强制排除」,都显示检警是站在统治者一方,打压人民发表意见的权利,同时帮助永丰余这类本该出面负责的资方,可以继续逃避、无须跟工人上谈判桌。

颜思妤也表示,现在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已经预计把《集游法》改为《集会游行保障法》,但修法后仍存在许多问题,况且检警处理陈抗的方式,仍然停留在威权时期的管制与对立的心态,呼吁司法机关应改正对陈抗者滥诉的做法。

Hydis关厂案 又见集游法滥诉韩国工人出庭作证声援者非首谋

移民署境管未解除 行政权打压Hydis工人

去年来台抗争的韩国工人,目前被移民署全数列为黑名单,今年3月Hydis工会组织长魏炅福持法院通知欲来台出庭向移民署提起行政诉讼时,甚至遭到遣返。颜思妤表示,此次孔志荣得以入境,是因为辩方提出传唤韩国工人作证经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同意,因此法院行文给移民署,暂时解除5月26至29日的入境管制,并不影响移民署的黑名单处分。

全关连成员庄舒晴表示,政府手中握有很多手段可以打压、遏止抗争,除了《集游法》、《社违法》、《刑法》妨害公务等司法工具外,还可以透过行政权禁止外国工人来台。在Hydis案中,移民署没有说明法条依据,就把所有韩国Hydis工人列入黑名单,三年内再不可进入台湾。庄舒晴说,「工人要跨国移动抗争,已经很不容易,如果政府跟资方愿意积极出面解决,工人根本无需四处陈情,但政府却只是用司法、用行政手段不断打压,非常可恶!」

Hydis劳资仍在协商中

孔志荣表示,目前就Hydis劳资双方固定每週召开协商,由元太科技财务长陈乐群、Hydis社长田仁秀,以及韩国全国金属工会Hydis支会会长李相穆、工会组织长魏炅福代表出席,工会诉求仍聚焦在生产线上被解雇的80多名基层工人的工作权,要求资方提供雇佣保障。孔志荣说,劳方对于协商持开放欢迎的态度,但工人已经失去工作,很难承受漫长的协商过程,呼吁资方展现诚意,不要一再拖延,工人若无法回到生产线,将会持续抗争。

  
上一篇: 下一篇: